非主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四十七章 苏昼果然很随便 (5000,第一更求月票~)

怪物被杀就会死由非主流中文网(m.118ji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寂静历,1023年。
银河系第三旋臂,‘克洛生产联合体’,中央母星。
也即是原企业联盟,工业制造星球,‘机械制造生产联合总局’。
这是一颗整体呈现锈红色,除却一片规整如水池的灰色海洋外,整个星体表面,都被无尽的工厂和建筑充满的半人造星球。
昔日处于黄金鼎盛时代的企业联盟,通过他们得意的星球改造技术,将一颗大陆星球上的自然环境完全移除,哪怕是海洋也被收拢在一起,作为工业用水的汲水池——他们将整颗星球都改造成了工业用的工厂世界,并在这里研究制造出了无数令联盟足以称霸悬臂的战争机械。
但是,当寂静时代到来,所有超空间通道都被封锁,跃迁引擎也近乎无法发挥作用后,断绝所有补给的工业制造星球,顿时就陷入了绝望的地狱。
自然环境完全被破坏的工业星球不可能自己生产食物,而一整颗星球,超过五百五十亿常住居民,如此庞大的联盟制造中心,每天都要消耗数不胜数的粮食,一般来说,每天都需要超过数万艘运输飞船源源不绝的运输资源进入其中,这才能保证星球内部的物资供应。
可是,寂静时代中止了所有便捷的资源传输渠道,而工业星球也彻底失去了食物来源。
混乱,内战,抢夺,杀戮……在那时的工业星球,人食人只是常态,有人想要在星球的某处重塑生态环境,但更多的是一群群惶恐的工程师,乘坐携有大量最后补给的飞船,企图离开此处,与他们幻想中的联盟中央重新联系上。
很显然,他们都失败了。
所有企业联盟的成员,都凄惨地死去。
除却他们的造物——被视作生物工具的‘克洛人’。
那个时候的克洛人,还并没有人的后缀,他们就是单纯的工具,会自我繁衍的工程机器。在企业联盟公民之间互相杀戮时,受限于不能对人出手的指令,克洛人并没有办法加入进这场战斗,但却也意外保存了自己。
而且,克洛人也并不需要食物和灵能才能生存……他们只需要喝水,吃石头,然后成年后偶尔充充电,便可以保证生存。
当现在的克洛人,回首一千多年前,自己先祖们目睹的那场企业联盟众人自灭的丑恶时刻时,总是忍不住为自己的生命本质感到‘自豪’,以及更加浓厚的‘自卑’。
自豪,是因为原本更加先进,更加强大的企业联盟成员都自灭了,而他们却还活着,并从他们的尸体上发展出了全新的文明。
自卑,是因为他们能够存活下来,仅仅是因为简单,是因为自己是工具,是因为自己是不需要灵能,天生本质就有缺陷的人造生命。
那么,究竟如何,克洛人才能恢复正常种族的身份,拥有正常的灵能和创造天赋,摆脱自卑?
他们其实,早就知晓答案。
——前往企业联盟的母星系,从中找到有关于克洛人的原始基因谱系以及企业联盟的生物技术,然后对全民进行基因改造!
这便是克洛人唯一能取得正常生命身份的渠道与可能性……所以,他们派遣了精锐的探索舰‘飞星号’前往遥远的星空彼方,寻找古老的飞船识别码。
但是,如今。
飞星号探索舰,却失去了消息,正如同企业联盟记录中,所有陷入黑域禁区的飞船那样,彻底失踪。
它遗留下来的信息,只有一声不知道是什么生物,发出的短促声音。
“——哈。”
克洛中央会议上,一位位憔悴的克洛科学家起身发言。
【经过中央研究总局的上百次的重复研究……我们遗憾的表示,这短促的声音很可能并没有蕴含任何信息。】
【有可能是呼吸的声音,有可能是摩擦的声音,也有可能是笑声……很遗憾,信息太少,音调过于单一,我们分析不回来。】
【这或许是某种威慑性的呼喝,亦或是某种威胁……但这只是猜测,我的团队尝试使用超过四百种密码解密的方法来破音这个声音中潜藏的秘密信息,但我们都失败了,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神秘……】
克洛中央联合体主席,这一代克洛人的领袖,一位通体呈现金属银灰色的克洛人,耐心地聆听一位位科研人员分析飞星号探索舰最后传来的声音究竟有什么意义。
但很显然,分析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为难科学家们了,毕竟任谁都很清楚研究不会有结果。
可同样的,明明得到了回应,那么不去研究也说不过去,毕竟飞星号肩负的任务之重要,无论哪个克洛人都非常很清楚。
所以,即便那些科学家们的分析结果没有任何意义,克洛主席仍然耐心地聆听。
直到位于他身后一位秘书悄悄走上前,低声对他叙说了另外一段信息。
那是有关于塔林人在边境挑衅入侵的相关事宜。
【他们又开始纠缠吗?】
眉头紧皱,克洛统领的工具触须如同鞭子一般抽打半空,发出似乎击穿空气的声音:【总是在这种方面纠缠不休……如同铁锈一般的恶臭种族!】
类似的消息,最近这段时间,克洛统领已经听过不止一件,而背后代表的‘克洛和塔林关系再次降温’这种战争前兆也愈发明显
抬起头,仰视头顶,克洛统领的目光仿佛可以穿透议事大厅的楼层,看向宇宙之中,地球所在的方向。
哪怕再怎么遗憾,再怎么可惜,克洛人探索黑域禁区的步伐,都必须延后了。
他的触须握碎了座椅的扶手,但是却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
2017年,7月1日。
地球,深夜。
由官方举办,庆贺战胜克洛人,地球方正式踏入星际时代的庆功宴会,已经在魔都结束了三个小时,在经过漫长的官方发言,战斗结语,以及上台讲话,新闻发布会之后,众多记者和官方的官员都已经散去,只剩下零零散散的私人宴席还酒楼中继续。
“来,九溟,我敬你一杯,不愧是撑到最后的人,咱们一饮而尽!”
魔都大酒楼的某一层包厢中,有中气十足,完全没有半点醉意的声音正在大笑着敬酒,而在他之后,一个已经有些大舌头,变得迷迷糊糊的声音便下意识地重复道:“一,一饮而尽!咕咚!”
此时,这一场私人的小型庆功宴已经进入了尾声,在包厢内,能够看见以各种乱七八糟的姿势醉倒的年轻人。
邵启明此时正晕乎乎的半躺在一侧的沙发上,即便是醉的不省人事也依然保持着些许风度,至少其他人一眼分辨不出他是醉倒还是睡着。
而在一旁,同样被灌倒的李寒山姿态就没那么好看了——他趴在了地上,一只手伸向前方,手中还紧紧握着手机,口中还在嘟囔着什么话,比如说‘不要停下来啊’‘今天的更新……’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令人困惑。
金琼和黎夜雨倒是没有喝醉,两位女生坐在距离酒桌和沙发很远的角落,一同喝着果汁,一边观赏窗外魔都的夜景,聊的好不快活,而刚刚才喝醉的关万径则是在去盥洗室洗脸后一去不还,现在还没有回来,或许是被献祭给某位盥洗室之主了。
只有餐桌上仅剩的两人,或者说,两龙还在继续。
苏昼与九溟碰杯,双方将杯中散发着晶莹灵光的液体一饮而尽——蕴含着极浓灵气的琼浆可以为修行者带来直截了当的灵气冲击,造成类似晕眩,迷醉以及舒爽等近乎于醉酒的感觉,而越高浓度的琼浆便对越强的修行者有效,在补充灵力的同时,也可以作为奢侈品使用。
很明显,论起修为,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苏昼高,哪怕是凭借真龙的底子撑到了现在,九溟此时也满脸通红。在与苏昼喝下最后一杯后,少年便浑身一软,如同一根长条般瘫倒在自己的座位上,清秀的脸上满是恍惚的表情:“啊……好多……水母……”
“呵,一群弱者。”
确定哪怕是九溟也彻底失去战斗力后,苏昼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微微摇头,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啧啧一声:“一个能喝的都没有!”
这可不是苏昼故意要靠自己的修为来欺负他们——在和克洛人探索舰战斗过后,此时的苏昼已经稳稳的是统领高阶,已经大致选定了自己的霸主之路,估计再过一段时间,便可以成就霸主位阶。
当初,可是小队这些人故意带着当初仙神们的饮品‘琼浆玉液’过来,号称这是昆仑秘境最近新出厂的特产,想要用这玩意来灌醉他……虽然说,他们打着的旗号,是庆祝苏昼实力大进,击败了克洛人的探索舰,故而为教授的进步献上礼物,但苏昼难不成还看不出他们的想法不成?
无非就是想要试试,看看这个号称能醉倒仙神的‘醉仙酿’,可不可以真的令接近地仙境界的苏昼醉酒呀!
但这实在是太可笑了,苏昼什么没喝过?哪怕是瑶池玉液那种工业化高浓度的灵气燃料他都喝过,还会害怕更加温和的琼浆?
换句话说来说,就是他汽油和防冻液都喝了,再回去喝伏特加和茅台,那算是事吗!
至于九溟,这家伙是半路遇上,起哄一起过来的。作为率领海兽,阻挡台风,并回收塔林人飞船引擎的功臣,庆功宴也的确有他的一份,而他也不想那么快回南海,所以便打算在魔都逗留一会,便正好遇到了苏昼一行人。
不得不说,这醉仙酿的确很劲,单单从九溟都喝迷糊了这点便能看出来——真龙的人躯,那也属于真龙,在抗性方面,寻常人类是比不了的。
既然所有人都喝醉了,那苏昼便自己辛苦一点,帮他们整理一下,等到他从盥洗室中把眉头紧皱,似乎正在做噩梦的关万径拖回来,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又将趴在地上的李寒山也同样扔在上面后,回到酒桌的苏昼便看见,九溟此时也从座椅上滚落,此时正侧卧在地。
——奇了,这些人喝酒怎么都喝到地上去了,酒品也太不好了吧!
尤其是这九溟,简直就像是一条海参。
“海,海参又怎么了?!”
而似乎是能听见苏昼的心声,睁大眼睛,正被苏昼拎着后领举起来,扔到一旁空沙发上的九溟迷迷糊糊地转头看向苏昼,他此时的气势非同凡响,竖起拇指大声道:“虽然,我,我是海参,但我是海参王啊!”
——普通的九溟:我的本体是海参……(颓废)
——醉酒的九溟:我的本体是海参!(竖起大拇指!)
不过,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已经无所谓,但仍然能看出,在九溟的内心深处,仍然有一点介意自己原初的本体形象。
就像是苏昼在网络上仍然有不少‘我会和鱼说话!’的梗流传一样,因为当初龙王遗迹探索过程的解密,九溟的海参梗其实也颇为火热——苏昼是网络老油条,早就习惯了这种迫害,甚至还能自得其乐,编出一套‘我会飞,我会闪电,我能和鱼说话,我还能机械化,而我朋友有钱,我一个人就能组成正义X盟!’的说辞。
而作为纯真真龙的九溟,最近在学会上网,开始搜索有关于自己的新闻时,却被这些网络言论所影响,最近一直都有点闷闷不乐。
——好在九溟不知道,在他修行出人身之前,网络上还有他娘化的设定呢……幸亏没有搜索这些,不然的话说不定会心灵崩坏的。
所以现在,看见九溟如今不知道是真想通了还是自暴自弃的态度,苏昼却是眼睛一亮,他哈哈大笑一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对,就是这个气势!”
如此说道,他趁热打铁,准备一举帮助九溟打破内心的纠结:“说到底,海参是生命,龙也是生命——海参是长条,龙也是长条!大家都一样,大家都是龙!没有什么本质差别!”
“而所谓的龙,本就是千变万化,随心所欲的象征——只有打破内心的禁锢,作为龙的你,才能真正的变强啊!”
“所以说,九溟老弟,真的不打算修行我这一套‘自定义真身修行法’吗?和溟涬化龙决不冲突,我试验过的!”
“这,这个……”
面对趁着醉酒机会也要推销自己修行功法的苏昼,哪怕是醉的不醒人世的九溟也果决的摇摇头:“就免,免了……”
而在一旁,听着这些对话的黎夜雨,则是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她悄悄对着金琼的耳畔道:“龙,龙是这么随便的生物吗?难道说,苏教授也很随便……”
金琼发抖:“是啊是啊,他真的很随便(指真身),还说我的心很好看(指纯青琉璃心),翅膀也很不错(指金翅鸟之翼)……夜雨我好怕!”
“不怕不怕~”
被摆放在一旁,被收纳在刀鞘中的灭度之刃:“?”
——为什么主人可以随便,我就不能随便???
次日正午。
恢复精神的各位小队成员大多都各回各家,亦或是继续执行任务,而九溟也准备回南海,继续自己‘南海龙王’的职责,看守天池界域的大门。
而苏昼和邵启明约好洪城再见。过一会,苏昼要回天都安全总局写一份报告,虽然这报告可交由汤缘这一秘书搞定,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不过,就在苏昼自上海飞至天都的半空中,他受到了一个颇为意外对象的消息。
【苏昼后援团014】
圣蛇灵连祷会,新任首领,克罗赛尔的通讯。
似乎是知晓他昨天才刚回地球,今天正午才有时间那样,克罗赛尔私聊苏昼,肯定是有什么相关的要事想要说明……自然,他将自己的意思隐藏在了一个粉丝团活动报告中,而清楚解密方法的苏昼就能从这报告中了解对方真正想要说的意思。
“……这些家伙,前段时间向我祭祀过,并取得了回应……”
苏昼一开始,还是皱着眉头,注视着这一则讯息,他一开始还有些微恼——克罗赛尔擅自祭祀自己的行为,完全就是打擦边球,不过自己的确只和他们约定好了祭祀雅拉的相关事宜,所以也不能说对方违规。
但是看到后面,他便觉得有点意思:“有趣,克罗赛尔也知道烛昼?他说听见了有类似我的声音,询问他的愿望?哈,难不成是我噬恶魔主的神通自动回应他了吗?”
因为前段时间,噬恶魔主的神龙自动响应苏昼自己的愿望,诞生出了一枚愿魂,所以他对此颇为不以为意,并不感觉奇怪:“下次不要随便祭祀了,幸亏你祭祀的是我,不是什么虚空中的其他伟大存在,不然的话又要搞出一堆事情。”
将信息大致隐藏在回复中,苏昼并没有太过重视克罗赛尔的汇报。
不过,很快。
苏昼便从自己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非主流中文网(m.118ji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118jie.com

喜欢被老公操